帐号: 密码:     
[金氏追宗 ]: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金色田野 >> 阅读文章

对西汉元狩二年归汉匈奴休屠王部落的“反说”-- 金国赢

来源:世界金氏宗亲联合总会 作者:世界金氏宗亲联合总会 发布时间:2009-08-08 查看次数:4930
对西汉元狩二年归汉匈奴休屠王部落的“反说”

西汉元狩二年(公元前121年),美丽的河西走廊。

汉匈河西之战。

汉骠骑将军霍去病率数万骑越焉支山(今甘肃山丹县境内)、居延泽(今内蒙古额济纳旗北),斩获匈奴数万,并缴获了休屠王祭天的金人(有一说是匈奴的“祭天金人”,由休屠王负责掌管)。

匈奴昆邪(一作浑邪)王、休屠王部大败。

因为昆邪(一作浑邪)王、休屠王的失败,伊稚斜大单于要将二人召至单于王庭治以死罪。二王走投无路决定降汉。但当汉朝派霍去病迎接他们时,休屠王又想反悔。于是,昆邪王杀了休屠王,吞并了休屠王的兵众,休屠王的妻儿随之归汉。

从此,作为“匈奴右部”的一部分,驻陇西地区的休屠王部随着休屠王的被杀而退出了历史舞台。

————这是正史关于“休屠王部”的大致记载。

是为正说。

天地悠悠,江河万古。历史有时候非常戏剧。那位至死还不被汉朝所了解和认同的休屠王,绝对不会想到在他死后反而十分的荣显。因为他的儿子金日磾被汉朝封为秺(du)侯,因为他的后代“七世显贵”,因为。。。于是,休屠王一家成了促进汉匈民族大团结的楷模。休屠王也被汉武帝请进了“径路神祠”以享受还不算迟到的香火!尽管,那曾经由汉家天子燃起的香火也会随着朝代的更替而悄然悄然地烟消云散!

沧海桑田,白云苍狗。随着时世的变迁,随着电视剧《汉武大帝》的热播,21世纪的华夏大地悄然兴起了一派探讨“根亲文化”之潮。人们认为,根亲文化有利于和谐社会建设。在这个时候,一些姓氏的族谱研究者从祖传的宗谱中发现他们竟然是金日磾的后裔,于是,“匈奴热”再度升温。自然,对匈奴休屠王太子、汉秺(du)侯金日磾的研究也引起了一些热心人的兴趣。

这个时候,一些族谱研究者有了一个惊人的发现,发现他们祖先留下的族谱里面竟然有关于金日磾的父亲休屠王世系由来的记载和考证!而且不约而同地认为:休屠王是少昊金天氏的后裔!自然,休屠王部的由来就不是原始匈奴,而是汉族!

这真的是千年悬案!

笔者权且把它当做反说。

历史真的是这样吗?

带着这个问题,笔者查阅了一些史料,拜读了《金氏宗亲网站》、《从氏宗亲网站》、《铁血论坛》、《径路神祠》、《天涯社区》等等网站上的一些研究文章,结果,我发现,尽管对此争论非常的激烈,但是,目前来说,证明“休屠王是少昊金天氏的后裔”进而证明“休屠王部的由来不是原始匈奴而是汉族”的原始证据不足。因为,太史公的如椽大笔是不容置疑的。既然没有发现太史公笔下留下过关于休屠王部有什么“特别由来”的“官方”记载,那么,后人就没有理由认为“休屠王部”的由来不是原始匈奴。——匈奴的“休屠王部”的由来自然应该是匈奴。

既然没有证据改变“正说”,自然也应该不必“反说”。但是,辗转反侧,我还是对这场争论本身感到非常奇怪:几部指认“休屠王是少昊金天氏的后裔”的宗谱,其修撰的地点之间远隔千山万水,其修撰的时代也相差甚远,他们的后人原本互不相识,但是,他们的先人竟然都留下了同样的记载同样的结论!我想,这种奇怪的现象难道不值得我们思考吗!

所以,笔者在此试图换一个角度看看“休屠王部”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部落,或者说休屠王家族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家族。

一,休屠王部是匈奴里面拥有“祭天金人”并且视“祭天金人”为传家宝的部落。

据历史记载,河西之战,霍去病缴获了匈奴休屠王部的“祭天金人”。《史记》证明了“休屠王部是匈奴里面拥有“祭天金人”的部落的真实性。因为《史记》上写的是“休屠王祭天金人”而没有写成是“匈奴祭天金人”。

但是,对这个记载的理解后来有歧义,主要是,说休屠王部是匈奴的一部分,既然休屠王部“祭天”,那么整个匈奴为什么不能祭天?

所以,后世研究者有人认为“祭天金人是一种用于祭祀上天的铜铸人像,在匈奴的地位相当于夏王朝铸造的九鼎,被视为国家政权的象征,“得九鼎者得天下”,“鼎在国在,鼎失国亡”,成为国之重器。秦朝统一后,九鼎不知所踪,秦始皇还在泗水派了一千多人下水打捞过周鼎,却一无所获。祭天金人也是这样的重器。从汉武帝将祭天金人郑重其事地供奉在甘泉宫里就可以看出对这件重器的重视程度”。

因此,由于理解上的歧义,导致后来的人们或者认为“金人”是整个匈奴族的“祭天”的圣物(崇拜物),或者是认为匈奴族是一个习惯以“金人”祭天的民族,甚至因此推断整个匈奴族是少昊氏金天氏的后裔。

我不是研究者,我不敢说这种“以为”有什么错。但是,细细一想,有些疑问:“祭天金人”如果是整个匈奴“国家”的“鼎在国在,鼎失国亡”级别的圣物,那么,就应该珍藏,就应该进行“一级保护”,就应该是安置在匈奴中部“首都”甚至“总统府”里面才合理,实在是没必要放在地处“边界”的休屠王部落的所在地。(匈奴自秦汉之际为冒顿单于统一以来势力非常强大,雄踞蒙古高原,向东扩展至朝鲜边界,向西伸延至巴尔喀什湖,向南深入到河套附近。他将这片辽阔的地域划为左、中、右三部分,自己统治中部,左、右二部由他派人治理)。理由是:

其一,将“祭天金人”
放在“右部”的“边界”,容易被敌人掠夺,事实上是被霍去病缴获了。所以,如果是统治者的圣物,任何的统治者都会将其移到更加安全的地方。“祭天金人”是什么样的“人”?据资料看,我发现关于“祭天金人”有两种解释,一种是如钱币一样的东西;另一种可能是佛像(魏书),一丈多高吧,可见,移动起来是很方便的。汉匈大战之际,为什么匈奴人就没有将这么重要的“祭天金人”移到更加安全的大后方呢? 就如抗日战争的时候,国民党还知道迁都重庆呢。就算正义括地志云:“径路神祠在雍州、云阳县西北九十里甘泉山下,本匈奴祭天处,秦夺其地,后徙休屠右地”是真实的,那么,既然可以从云阳转移到“右”地,为什么不能再转移到“中地”呢?“秦夺其地”难道不是教训吗?

其次,将“祭天金人”放在匈奴“分部”,不利于全体匈奴举行祭天。祭天应该是一种仪式,这个仪式有可能一年举行一次或者一年几次。如果这个祭天仪式是整个匈奴部族的集体行动,那么大单于肯定应该参加吧,可是,我们设想一下,一个国家的领导人会不会每年或者一年几次地屈尊前往所属的一个省、市去举行国事活动呢?

第三,我见到的关于“祭天金人”的记载仅仅见于休屠王归汉时的资料,没有发现这之前和之后其他匈奴的首领与“祭天金人”有什么关联的记载,也没有发现有关“祭天金人”
被霍去病缴获之后匈奴因为“鼎在国在,鼎失国亡”的原因要如何想办法夺回或者重新铸造一个“祭天金人”的记载。河西之战之后,匈奴国可是还存在了上百年啊!可见,他们未必如人们想象的那样重视“祭天金人”。

根据这些情况我推测:被霍去病缴获的“祭天金人”,只可能是休屠王部落的“传家宝”,而不会是整个匈奴的圣物。之所以后人发生歧义,有可能是被战胜者作为战利品而过度的渲染了。

那么,我想问的是,休屠王部落拥有的“祭天金人”是哪里来的呢?猜测一下无非两种可能,要么是别人的,要么是自有的。那么,是别人给的、向别人要的、向别人抢的?这些可能性不大。为什么呢?因为“祭天金人”太宝贵了,连汉武帝都没有呢,到哪里去要、到那里去抢呢?同时,也因为休屠王部落可能没有向别人强取豪夺的实力。

那么就应该是休屠王部自有的。或者是祖传的,或者是自己铸造的。而这二者都说明休屠王部必须是具有铸造“祭天金人”的实力和能力。但是,作为一个匈奴部落,就算是休屠王部落拥有铸造金人的铜铁金属(那个时代的金属是很稀缺的),我们也应该考虑其有没有这种铸造技术。我们从汉武帝能够将祭天金人郑重其事地供奉在甘泉宫(接待外宾的地方)里摆阔气来看,就可以知道要铸造这些艺术性比较高的重器是不容易的,其铸造技术恐怕称得上是当时的最先进的生产力了,为什么匈奴里面可能是只有休屠王部才具有这么先进的铸造工艺呢?历史记载秦代曾经“聚集天下兵器”铸“十二金人”。又据百度百科上介绍,西汉时唯地处沿海地区的“东瓯国在兵器铸造上久负盛名,著名的即欧治子出自东瓯。他所铸湛卢、纯钧、胜邪、鱼肠、巨阙等宝剑,名震天下,传说他就曾在浙江绍兴和福建松溪湛庐山、福州冶山等地铸过剑,因而留下遗迹和传说”。可见,当时可能是沿海发达地区才拥有先进的铸造术(古代重文轻理有视这些技术为小术的倾向),而匈奴人会不会拥有铸造这种工艺、文化都十分先进的“金人”的技术呢?

有人或者对此存疑。比如说“喜欢看《汉武大帝》的读者们,可能对匈奴宝刀“径路”有深刻的印象。在电视剧中,这种锋利无比的宝刀,能够轻而易举斩断汉军装备的长剑。

如何锻造出比匈奴宝刀“径路”更为锋利的兵器,成为汉武帝派人出使西域的另外一个理由。实际上这是一种误解。

在漫长的封建社会中,中国的冶铁、炼钢技术一直在世界上遥遥领先。公元一世纪罗马博物学家普林尼就在他的《自然史》中写到,“虽然铁的种类很多,但是没有一种能和中国来的钢相比”。

早在战国末期,就已经炼制出了钢剑,长达104厘米,是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兵器。张骞重新开通丝绸之路后,中国的钢铁以及中国冶铁炼钢技术也由此西传,成为同丝绸、瓷器一样重要的商品。在中亚甚至有一支专门用中国钢铁武装起来的骑兵部队”。http://www.lzbs.com.cn/wb/2005-01/23/content_238670.htm

然而,事实上是休屠王部落拥有“祭天金人”。我想,这是他们与其他匈奴部落的不同或者是更先进的地方:

他们可能拥有先进的铸造技术;

他们可能与拥有先进的铸造技术的沿海地区有联系、有关系。

二,休屠王部是匈奴里面的一个不出名的、不被重视的部落,可能还是匈奴的一个“新”加入的成员。

一些资料上说,研究者们发现,匈奴的史料之中在“休屠王”降汉之前,没有出现过关于“休屠王部”的记载,于是把它归到“屠各部”或者其他部。金华先生在《赐姓金氏西汉先祖考(一)》
http://mem.netor.com/m/jours/adi ... 66668&joursid=91189中说,“大史学家司马迁的著作关于匈奴强大的记录中,明显有征服同属胡族分支的别胡记录:“及冒顿以兵至,大破灭东胡王,虏其民众、畜产。既归,西击走月氏,南并楼烦、白羊河南王,悉复收秦所使蒙恬所夺匈奴地者,与汉关胡河南塞。。。”却没有提到休屠部!作为匈奴右地强大的部族之一,司马迁就真的那末孤陋寡闻?显然不是!解释只有一个:那个时代就没有休屠王和休屠部。”对此,限于史料,我们很难因此而得出什么必然的结论,我倒是同意“泓泾渔夫”先生的分析,既然史实上“休屠王”名不见经传,就说明“休屠王”部本来就可能不曾显赫过。他们可能本来就是一个不出名的、不被重视的部落。
而从“休屠王”归汉的过程中,我们也可以想象“休屠王部”在匈奴中的地位是低微的。一是,且不说河西之战为什么匈奴单于不出兵相救,仅从因为战败,单于就要“诛杀”“休屠王”一事来看,就说明了这一点。历来胜败乃兵家常事,因为战败被追究责任是应该的,但是其罪至于杀头吗?何况“休屠王”部还有数万之众啊。可见,“休屠王” “朝中无人”,不被“中央”信任,根基不稳。二是,当“休屠王”对降汉之事后悔了的时候,就被浑邪王杀了!试想,他们两个都是王,怎么浑邪王想杀“休屠王”就能够杀掉“休屠王”呢?说明“休屠王”的势力不如浑邪王,说明“休屠王”的彪悍勇猛不如浑邪王。那么,人们要问,是什么原因使“休屠王”处于这种受气的境地呢?是“休屠王”的无能吗?显然不是!因为虽然我们没有看到关于“休屠王”的能力的记载,但是,从后来他的夫人和儿子的出类拔萃的表现来看,我们至少可以得出“休屠王”并非平庸之辈的结论。那么,依理而论,我们是不是可以推测:“休屠王”部不被匈奴上层信任和重视是因为“休屠王”部还是一个“新”的匈奴部落,是一个还没有完全融合到匈奴里面的一个新的成员,或者说是匈奴人认为“休屠王”还不是“咱们这个司令部”的,是外来人!而彼时彼地,被匈奴认为的外来人最大的可能性就是汉人,而如果“休屠王”果真是汉人,自然“休屠王”就可能没有浑邪王彪悍了!
从以上分析来看,如果有人认为“休屠王”不是“正宗”的匈奴,而是秦汉的什么时候才“加入”匈奴的汉人,我看也不无可能!
因为,“休屠王”部落的所在地正处于边界地区,在和平时期,这样的地方可能是一个双方都不管或者管不了懒得管的地方,就好像当年红军选择三省交界的地方做根据地一样,是一个理想的避难之所。但是,在战争年代,作为一个部落,或者是因为避祸,或者是因为被迫,种种原因,都有可能使他们依附于某一方以求自保的,于是,就成为“某一方”的“新”成员了,当然,任何团体的“新”成员在没有真正融合其中的时候都有可能成为牺牲品,如果真是这样,“休屠王”的被杀就容易理解了。

三, 休屠王部是汉武帝特别“放心”的一个特殊的匈奴部落。

补充解释一下,这里所说“休屠王部是汉武帝特别“放心”的一个特殊的匈奴部落”的时间概念是指金日磾归汉之后。证据是:
一是尽管休屠王本人致死还是汉朝的敌人,可是,他死后,却被汉武帝供奉在径路神祠里面。据金华先生考证,“汉武帝时期又在云阳匈奴金氏故地重修了“径路神祠”以祭奠休屠王和存放金氏的神像----祭天金人”
http://mem.netor.com/m/jours/adi ... 66668&joursid=92678。查快典网汉语词典有“云阳有径路神祠,祭休屠王也”的解释(《汉书•郊祀志下》)。须知,天子的行为是一种舆论导向。
二是休屠王的妻子阏氏受到汉武帝的嘉奖。史料还记载了在她病逝之后汉武帝下诏,令画工在甘泉宫为她画像,并在画像旁边尊敬地署上“休屠王阏(YAN)氏”的字样。
关于甘泉宫有这样一段描述,“甘泉宫位于长安西北40公里左右的甘泉山,当时著名的文学家扬雄曾著《甘泉赋》,歌颂其壮丽。汉武帝经常在这里接见诸侯王、郡国上计吏及外国宾客,是汉代的一处极其重要的宫殿。在汉代,只有功勋卓著的名臣才享有在皇宫中为他们画像的特殊荣誉,如汉宣帝时,下诏在未央宫麒麟阁为霍光、苏武等十一位名臣画像,这批麒麟阁画像同唐代的凌烟阁画像一样,成为千古荣耀的象征。由此可见,汉武帝下诏在甘泉宫为休屠王阏氏画像同样是一种极不寻常的荣耀。”
三是休屠王的儿子金日磾被汉武帝赏识,“出则参乘,入侍左右”, 官至光禄大夫,汉武帝死后,是与霍光共同辅佐幼主的四名重臣之一,封秺侯,封地彭城。金日磾去世后同卫青、霍去病并列葬于茂陵,为武帝陪葬陵。史家对此都发出过由衷的赞叹?BR>四是据史料记载,汉朝派金日磾的后代出任管理匈奴的官吏。“休屠王太子金日磾归汉后,其后裔一直管理者休屠各部落,理由是金日磾后裔曾为汉阳太守(汉阳太守管理范围在今甘肃天水一带),而这个职位一直延续到东汉末期的金旋(金旋先为汉阳太守后为武陵太守)”
http://cn.netor.com/m/box200607/m66668.asp?BoardID=66668。其五代子孙在西汉成为声名卓著的“忠孝世家” 历事七朝天子,长达140余年。”
由此可见,汉武帝对休屠王部落真的是“放心”!其信任的程度真的是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甚至超过了汉族或者是皇族!
当然,有人会认为,汉武帝这样做 ,是为了做给匈奴人看的。这种认为肯定是对的。问题是,为什么汉武帝要选择休屠王部而不是其他的部落呢?比如说浑邪王部。论功劳来说,浑邪王带数万人归降汉朝,而休屠王致死还是汉朝的敌人,两相比较,理所当然是应该选择浑邪王。可是,为什么汉武帝偏偏要在径路神祠里面供奉一个“敌人”呢?

(这里我们揣测一下汉武帝在径路神祠供奉匈奴人物像的可能的理由。其一,如果是政治目的,他应该选择冒顿的祖先或者汉武帝认为可以代表整个匈奴的一个匈奴的祖先,而不会是选择一个部落的祖先。而如果金日磾真的是匈奴一脉,如果休屠王部真的不是独立屠各族之外的部族,那么,在是应该选择休屠王还是应该选择能够代表整个匈奴的一位祖先的问题上,对汉武帝安抚金日磾来说,意义是一样的。而对汉武帝想联合整个匈奴来说,意义却是不一样的。其二,如果是为了稳定浑邪王带来的几万降兵,那就非浑邪王莫属了。)
或者有人会说,可能是浑邪王有叛乱造反的动机或者行动(目前还没有发现这样的记载)而金日磾没有,但是汉武帝怎么就那么有把握能够断定作为匈奴部落的太子的金日磾及其后代就一定不会反汉而使休屠王部“死灰复燃”呢?
或者有人要说,是因为金日磾的出色表现,赢得了汉武帝的信任,这不假;但是,我们是不是应该承认是汉武帝的信任才使金日磾有机会表现自己的****与才干呢?金日磾归汉时才十四岁,还是一个大孩子呢,如果按照常理来看,一个十几岁的匈奴孩子,一段平常而低贱的马奴生涯,金日磾会有什么“破天荒”的本事能够赢得一个英明的帝王的赏识和青睐呢?何况他还是一个刚刚被消灭的敌人的孩子!
历史就?抢罚莶坏媒袢巳ゴР狻=鹑沾敺⒓5胶罄吹娜倩还螅且桓隼飞系奶乩:何涞哿僦胀泄掠诮鹑沾數热耍乔Ч啪泄掠胱约涸牡牡腥税。≌庖坏悖扔泻何涞坌鄄糯舐缘牡脑颍ê罄吹睦分っ髁撕何涞劬霾叩恼沸裕保胰衔Ω每赡芑褂斜鸬脑颉J裁丛颍袢丝峙履岩灾馈
不过,我们可以分析一下为什么汉武帝那么“死心塌地”地相信金日磾。
金日磾的发迹可以分为进宫前后两个阶段。如果说进宫之后的荣宠是因为金日磾做得好“表现突出”所得来的,那么进宫之前以及为什么能够进宫伴君,就让人费解了。
我们看看史书是怎么写的。
“日磾以父不降见杀,与母阏氏、弟伦俱没入官,输黄门养马,时年十四矣。 久之,武帝游宴见马,后宫满侧。日磾等数十人牵马过殿下,莫不窃视,至日磾独不敢。日磾长八尺二寸,容貌甚严,马又肥好,上异而问之,具以本状对。上奇焉,即日赐汤沐衣冠,拜为马监,迁侍中、驸马都尉、光禄大夫。”
这段叙述里,从汉武帝游宴到“上异而问之”的时候为止,金日磾依然是一个马奴,只不过是因为这个马奴的“目不斜视”的气质引起了汉武帝的注意而已。
关键是后一句“具以本状对。上奇焉”里面大有文章。就是说,当汉武帝听了金日磾的一番话之后,情况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那么,令汉武帝“奇”的“本状”是什么呢?
可能有人说,是“奇”金日磾曾经是一位匈奴太子。这个也有可能。但是,从全文叙述里面看,我的理解是,汉武帝并没有把金日磾当做一位匈奴太子,也不可能把他当做匈奴太子。为什么?因为,从休屠王的被杀其部众被浑邪王收编之时,金日磾就已经失去了休屠王太子的分量,他母子已经是混邪王的战利品沦为奴隶而不必让汉武帝来重视,否则,怎么会让一个太子去做马奴呢?马奴估计还不是比较高级的奴隶了,因为那么多的降兵是不可能全部都去做马奴的。
可能有人说,让金日磾去做马奴是因为汉武帝不知道俘虏中有一个休屠王的太子。我看这不大可能。因为,如果汉武帝是一个不理朝政(匈奴问题是当时的最大的朝政)的平庸之君的话,那是可能的,可是,他偏偏是一位英明之主啊!这是其一。其次,如果霍去病没有缴获休屠王的“祭天金人”的话,也是可能的。但是,偏偏是霍去病要把“祭天金人”当做一个非常重要的战利品来请功而汉武帝对这个“祭天金人”也十分的看重啊!人的大脑的联想功能也会让他由“祭天金人”而想起休屠王的。再次,休屠王的“降而后悔被杀”是一个大事件,既然能够记入史册,汉武帝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呢,人之常情,他应该可能想到休屠王的妻儿。所以,说汉武帝在见金日磾之前不知道有一个休屠王太子在做马奴的情况,那是不合常理的。
事实是金日磾被充做了马奴!这就说明汉武帝没有把金日磾当做匈奴太子,甚至还会是因为休屠王的“降而后悔”让汉武帝要惩罚金日磾也未可知。
所以,让汉武帝“奇焉”的“本状”应该不是 金日磾曾经是一位匈奴太子。
那么,除此之外,作为一个落难亡国一无所有的马奴,金日磾还有什么其他的、汉武帝不知道的、并且当金日磾“具以本状对”之后又能够让汉武帝“奇焉”的、而且马上就使金日磾改变了马奴身份“即日赐汤沐衣冠拜为马监”的事情呢?百思不得其解。我想,恐怕只有一种解释比较合理,那就是“休屠王”的家世的“秘密’”。
为什么?其一,如前所述,汉武帝应该知道金日磾当时的情况,但是,却不一定知道金日磾的父亲“休屠王”以前的家世的情况,那时候可能不一定有“干部档案”。所以对金日磾以前的家世,汉武帝可能以为“奇”;其二,如果金日磾的家世渊源是原始匈奴,那也不值得汉武帝“奇焉”,因为这个是明摆着的,大家都知道;其三,封建王朝对民众的奖赏封赠的原因主要是两种,一是因为本人的功劳,二是因为祖上高贵的门第而受“荫封”,这在历史上是屡见不鲜的。而此时的金日磾本人有什么功劳呢,养马?显然不是。那么就有可能是门第血统的原因了。进一步看,是什么样的门第血统呢?也很显然不应该是因为金日磾的祖上是“敌国”高贵的匈奴而让金日磾顷刻之间由“丑小鸭”变为“白天鹅”的。那么,比较合理的解释就是:金日磾的祖上根本就不是匈奴而是一个让汉武帝相信和敬重的具有高贵血统的并且不是来源于匈奴族的门第!
如果是这样,也惟其这样,才能使汉武帝日后为金日磾赐姓、让金日磾伴驾、甚至在大臣们、皇族们纷纷谏议汉武帝不要重用“胡儿”的呼声迭起的时候还是不改对金日磾信任乃至封侯托孤等等不同寻常的举动能够顺理成章!否则,在当时的一个相当长的时期里(大约百年)匈奴依然是汉朝的主要敌人的历史背景之下,就算是汉武帝天纵英武,他能够让敌国的一个“伪太子”睡在自己的卧榻之下参与朝政吗?他能够放心地把自己的太子交给被自己消灭的敌人的太子辅佐吗?据说,浑邪王就是投降之后不多久就被杀了的。
由此可见,应该只有一种解释比较合理,那就是,汉武帝根本就没有把金日磾当做匈奴人——自然就不必担心他会以匈奴太子的身份来反汉了!
至于一些研究者发现的关于金日磾是不是沾了金王孙的光的问题,我没有研究,至少应该在金日磾被赐姓之前是不大可能。不过,我认为,以汉武帝的英武,即使他有什么私心,也会以让文武大臣能够接受的举措来实施的,毕竟江山社稷为重啊!
而为什么汉武帝没有公布金日磾的“秘密”身世,只能解释为是为了汉匈的团结,就当时来说,不公开金日磾的非匈奴血统肯定比公开更有价值。何况,就算金日磾有如何高贵的汉人血统或者是少昊后裔等等的历史渊源,也不能改变他曾经是一个匈奴部落王太子的事实!这是历史!(对于这一点,金日磾非常清醒,所以,在汉武帝临终托孤选他为首辅大臣的时候,金日磾当时就推脱了:“臣外国人,且使匈奴轻汉。。。”——金日磾本身就曾经是一个匈奴人,就是他的祖先,相当于西汉王朝“这个国家”来说,也仍然是“外国人”!)
同时,这也是我不认为“那些以金日磾为祖先的姓氏的祖传族谱可能是其祖上为了沾(金日磾)的光而伪造的”原因之一。因为,承认金日磾是其祖先,就无可否认他们是匈奴后裔。但是,毕竟金日磾家族的辉煌仅仅是在西汉时期。正如“泓泾渔夫”先生所言,到东汉以后还会有多少人能够记取金氏“七世其昌”的了然春梦呢,而与此相比,几乎整个中国封建社会都存在着一种视匈奴为异族的误导,因此,如果真的有人想借汉秺侯的辉煌以光耀门庭,他能不考虑这种千百年来所形成的、对匈奴族不认同的、甚至是根深蒂固的偏见?
四, “休屠王部落”是一个具有正统封建礼教忠孝礼义廉耻理念的特殊的匈奴部落。

首先,我认为,匈奴儿女也是中华民族的优秀子孙;匈奴民族曾经是一个伟大的民族。之所以历史上会出现就黄帝而避匈奴的现象,“或许是年代久远,资料缺失,信息不真而误传;或许是是囿于封建传统观念,褒黄帝而贬匈奴。因为传说中的炎黄二帝及其后的尧、舜、禹时代,是华夏文明的正统而自感高贵;匈奴则属“异族”,视为侵扰中原华夏族的敌寇而羞认为祖。其实,按现代观点,中华民族各族之间是平等的,无高低贵贱之分。大汉族主义和狭隘民族主义都是错误的。两汉时期,汉匈之间的战争,是封建贵族与奴隶主贵族矛盾斗争的反映,与种族贵贱无关”。
同时,我也同意,相比之下,在文化的发展上,特别是在忠孝礼义廉耻的儒家文化的推崇上,汉族的发展比匈奴好像要快一点。
可是,我在“休屠王”一家人的人生轨迹上,却发现了特例。
首先,我们看休屠王本人。目前除了休屠王在归汉时的被杀之外,没有发现更多的资料。那我们就说说他的被杀。史书记载,“休屠王”是因为对降汉之举后悔了的原因才被浑邪王所杀,历史的真实是不是这样已经无从考证。这里我想分析一下“休屠王”反悔的原因。当然,可能原因很复杂,而现在被认为是合理的“原因”,是说“休屠王”认为自己还有几万雄兵,还可以与单于抗衡,因而可能侥幸不会被单于所杀,所有后悔投降。这应该是一个原因,但是,我们应该注意到,这个原因(还有几万雄兵,可以与单于抗衡因而不会被杀)是在“休屠王”决定归汉之前就存在的原因,而且对这个原因单于和“休屠王”二人都是心中有数的,可是,尽管单于对此心中有数却仍然要杀“休屠王”,可见,单于并不在乎这个原因,所以,这应该也不一定是“休屠王”反悔的主要原因。
有一个原因应该是明显的,那就是“休屠王”之所以反悔,是因为他不想、不愿意背叛匈奴单于。即使是单于要诛杀他,他也不肯背主求荣。这一点是难能可贵的。因为,彼时彼刻,“休屠王”如果选择归汉,就可能享受荣华富贵(昆邪王降汉后,被封为万户侯),而“休屠王”不归汉的结果可能是被单于杀害或者被汉军消灭或者是被浑邪王所杀(结果果然是被浑邪王所杀),两害相权,归汉是利大于弊。在这样的生死关头, “休屠王”仍然选择了“后悔”,也就是等于选择了死亡!
是什么原因使他作出这个选择呢?我想恐怕是与他的封建礼教忠义思想分不开的——他不愿意背叛自己的“君”!而从目前的史料来看,能够恪守这种“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理念的匈奴首领实在是很特殊的。
与被浑邪王所杀的“休屠王”比较,他的妻子阏氏也就是金日磾的母亲的表现更是卓然不群,其封建礼教思想也很明显:据《国学论坛》《徐庭云:休屠王阏氏和她的子孙》
http://203.208.33.132/search?q=c ... 8SAU7T59oZ1kx9HhTaA中介绍,“关于金日磾的母亲休屠王阏氏的情况,史书留下的记载太少。在他们母子被押送到黄门养马的时候,身为阏氏长子的金日禅只有十四岁。以此推算,休屠王阏氏当时只有三十岁左右,她不但失去了丈夫,而且从地位尊贵的匈奴王后一下于沦为汉家奴仆,还拉扯着金日禅、金伦两个尚未成年的孩子,这对一位青年女性说来无疑是一场巨大的灾难。但是,她未被横逆压倒,虽然处于卑贱之中,却坚持以高尚的操守教育子孙后代。史书上没有留下她如何教子的记载,只记载了汉武帝因她 “教诲两子、甚有法度”的原故而极其敬重她,并嘉奖过她,甚至为已故休屠王阏氏画像。当然,汉武帝之所以如此,自然有增进汉匈民族团结的用意,但是,这位曾经沦为奴婢的匈奴妇女本身必定具备卓然不群的高尚人格,才能赢得汉家天子的如此敬重”。
休屠王的儿子金日磾所表现出的以修身、齐家为特点的封建礼教思想更是奇特。
《史记》记载,日磾修身恭敬谨慎,态度严肃,几十年如一日。赏赐他宫女,他不收留;选他的女儿进宫,他婉言拒绝。这种超常人的严谨,据一些史料上记载,连武帝也常常惊讶。比如说,史料记载他的发迹就是因为他的“非礼勿视”。说是有一次,汉武帝游逸宴乐,让马奴牵出马来赏玩,缤纷的宫娥彩女,让许多马奴“莫不窃视”,只有金日磾神态庄重,目不斜视。就是这一磊落正直的表现,使他被汉武所发现。还有,从他做马奴的时候所养之马特别的肥好来看,也可以反映出他当太子时候的情况。作为一个可以养尊处优的太子,他应该有属于自己的马奴吧,他可以不必自己亲自养马吧,可是,如果之前他没有自己养过马没有积累养马的经验,那么后来当马奴的时候所养的马怎么可能比别人的马更肥美呢?
在齐家上,金日磾的表现尤其严谨。有一个记载,说是金日磾继承了他母亲的优良传统,对子女管教甚严。“日磾二子”常陪伴在武帝身边,深受宠爱,“甚至没大没小的”,一次两个小家伙攀着皇上的脖子窜到背上,让他爹看见了,怒目相视,小孩子吓坏了,哭道:“翁怒!”武帝便责怪日磾道:“何怒吾儿为?”孩子长大后,有一次长子和宫女调情,被金日磾撞见,怒不可遏,以其“淫乱”而杀之。“在这段记载中,金日磾哪里还有一点匈奴人的样子,俨然一副汉人卫道士的模样”。
至于金日磾的后代子孙身上所表现出的封建礼教思想,我们可以理解为是因为金日磾归汉以后受汉族文化的熏陶所形成,而金日磾十四岁以前与他的父母都是生活在好像并不十分重视儒家思想的匈奴地区,他们身上怎么会有如此正统的甚至比汉人更加浓厚的封建礼教忠孝礼义廉耻思想呢?实在是令人不可思议。 我们从休屠王一家的这些情况来看休屠王部落,可以推测,休屠王部落是匈奴里面的一个具有正统封建礼教忠孝礼义廉耻思想的特殊部落。

五,“休屠王部落”是被后世一些人怀疑为来源于汉族的一个特殊的匈奴部落。

这一点,本文开头已经略述。“休屠王”被后世一些汉人认为是少昊后裔,也因此“休屠王部落”被怀疑是来源于汉族的一个特殊的匈奴部落,是一个在秦汉之间才加入匈奴的汉族部落。具体来说,目前的族谱资料上,至少有五个说法:
一是“钱越王改金氏之说”。此说来源于“彭 城 堂(义门三塘)金 氏 世 系(原谱)”。金华先生认为这一说法“来自筠阳”。“考《金当谱》《金徙谱》之原始世系:钱越王(当七国争雄之时吴国并吞越王避难于云阳)娶商大之女生三子:文夫,文昌,文戟(俱避难后国因钱字改为三姓,长子文夫姓戈,次子文昌姓余,三子文戟姓金,凡金姓者文戟公其始祖也,文戟官任筠府参军)第一世文戟娶陈氏生子差,差娶杨氏生子遂,遂娶陈氏生子屈,屈即休屠王。此说法是宋朝时期族谱的版本,而且流传在金日磾系的两个支系中”。《对家谱中序的正确认知及族源浅释----金华》
http://mem.netor.com/m/jours/adi ... 66668&joursid=92678《径路神祠》。
对这一说法,我同意金华先生关于此钱越王可能不是越王勾践的分析。但是,我认为有理由认为钱越王是越王勾践一族。因为,不同的朝代 被统治者封赠过许多的越王,所谓“百越”。 至于钱越王是不是勾践的争议也因为太史公在《史记》《卷一百一十四 东越列传第五十四》中所下 “知越世世为公侯矣。盖禹之馀烈也” 的结论而显得不重要了。
“钱越王改金氏”的“非金日磾支系”对这一说法持怀疑态度,其理由之一恐怕是因为他们支的谱系里面没有关于金日磾的记载。这一点我觉得不矛盾,并不是说承认休屠王是钱越王的后代,就必须否认“钱改金”中“非金日磾支系”一支的谱系传承。二者可以是并列关系。因为,该谱是记载钱越王的第四代才是休屠王,那么,就可能是文戟公(或者是文献公)的某一个分支,即是与现在“钱越王改金氏” “非金日磾支系”这几支不同的另外一支后来成了休屠王。我很欣赏泓泾先生《[原创]中华金姓始祖文献公》文中的一段精彩的叙述“我们钱越王后裔先人们,深知安宁之地难寻,于是乎,家族分散迁徙,各寻生路,天下万国九州,听天由命,凭智慧也赌运气”。
http://bbs.tiexue.net/post_3750420_1.html(因为作者不同意随便引用其研究成果,在此致歉,对不起啊!)至于为什么没有关于金日磾一支的记载的原因之一,恐怕也与当年汉族对匈奴族的认同程度有关。而且,我觉得,因年深日久,“夜长梦多”,时至今日,任何一支都难以否认其他支系存在的可能性。
二是“金天氏后裔秦时避难于匈奴说”。
这一说法源于甘肃著名工艺美术家金明。他是蒙古族人,是西北民族大学、兰州商学院的客座教授。他的家谱系清附生恩元、恩溥在1926年4月所撰写。其谱序和世系表记载,“金氏出自少昊金天氏。金氏都是金天氏的后裔。周武王封少昊后裔为莒地,后来秦国修筑长城,居住在莒地的金氏后裔逃亡北国,由于人口繁衍众多,被封为匈奴休屠王,为了让后人记住祖先金氏,故此铸造了祭天金人,以示祖先原本姓金。”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16d95c0100bard.html“金明先生也认为“金日磾能够得姓或许与少昊金天氏是休屠的远祖有关。”
由于这个《谱系》没有公开,所以不明就里,有待进一步考证。但是,这部家谱毕竟为研究金氏的变迁,提供了一个新的空间。
三是“金天氏之胤。入匈奴说”
此说来源于丛氏,他们认为休屠王是少昊金天氏之胤加入匈奴的。见丛思绍先生撰 <丛氏姓源考(思绍)>
http://snowfox2006.blog.hexun.com/5691128_d.html
“按我丛氏,本少昊金天氏之胤。入匈奴为休屠王之子二;伯氏日磾,安翁叔,仲氏伦,字少卿,汉孝武元狩中,任伯氏为侍 中,甚至信爱之,赐姓金氏。其详载诸史汉史昭然可考。”
可惜此说没有提供金天氏后裔“加入”匈奴的时间。
四是“出自少昊,后居北方说”
此说来源于金家湾-中国金氏宗亲网网站金树藩先生(安徽青阳县中学退休教师)的文章《金氏家族由来的考证》
http://www.jszq.cn/pages/jsls_jsyy-detail.asp?NewsID=367,文章介绍“据家谱简介,金氏出自少昊,后居北方,为休屠氏。西汉武帝无狩二年(公元前121年)归汉,适居彭城。休屠氏娶阏氏,生二子,长子叫日磾,次子叫伦。”尽管作者在后文对此提出质疑,但并不影响我们拜读其引用的族谱原文。
五是“休屠王是闽君后代说”。
这一说法源于湖北英山县金氏族谱中的一篇英山《金氏受姓源流考》
http://www.hxtgjs.com/bbs/showtopic-19.aspx,作者是“金宗镕:英山创修族谱编修,庠生,以子诰赠清资政大夫”。文章认为休屠王是勾践的后裔西汉时期闽君摇的后代。
查《史记》知“越东海王摇者,其先皆越王句践之后也,姓驺氏”。 《卷一百一十四 东越列传第五十四》“ 孝惠 三年,举高帝时越功,曰闽君摇功多,其民便附,乃立摇为东海王,都东瓯,世 俗号为东瓯王。”可见,西汉时期确实存在“闽君摇”这个人。
可是摇的后代什么时候成了休屠王呢?文章没有叙述。
按《史记》记载,摇被封为东瓯王之后,“至建元三年,闽越 发兵围东瓯。东瓯食尽,困,且降,乃使人告急天子”。可是,“天子”因为种种原因没有及时的发兵救援。令摇很失望。后来,汉武帝还是命中大夫严助发会稽兵从海上往援。闽越国知汉兵前来,遂撤兵。当时可能是东海王担心朝廷大军走了以后闽越国会再一次对东瓯进行报复,所以向汉廷请求内迁。汉廷应东海王之请,迁其民于江淮间。至于是迁往江淮间的什么地方,《史记》《东越列传》上没有写。后人的考证是“迁移于庐江郡(今安徽巢湖周围),从此国灭”。
既然东瓯王国灭了,那么,我们想从东瓯王以后的传承上找到能够与休屠王之间的链接恐怕是不可能的了。但是,这也并不足以否认休屠王是东瓯王的后代。因为,东瓯王被封王的时候,恐怕是人到中年了(根据前面关于他率众抗秦的事迹推测),此时,很难说他没有子嗣吧,古人可是一夫多妻正庶并出啊。同样,我们也难以证明他的子嗣后代就一定不会成为休屠王吧,当然,目前来看,我们也同样不能证明他的子嗣一定就成了休屠王。
至于闽君摇的去向,也是一个谜。如果真的是迁移于庐江郡,为什么太史公没有记载,之所以没有写“庐江郡”,恐怕是连太史公都不能确定其真实的去向,只好用一句“江淮之间”模糊之。古代交通不便信息不灵,太史公不知道“闽君摇”是不是真的迁移“到了”庐江郡是可能的,为了避免不实,太史公宁可虚晃一枪也不愿“想当然”,真是令人肃然起敬!
那么,我们就以今人的眼光分析一下闽君摇(东瓯王)是不是真的迁移“到了”庐江郡。东瓯王之所以请求迁“中国”,是为了避难,那么“庐江郡”是个理想的避难之所吗?显然不是很理想——“庐江郡”与“东瓯”比较,没有什么太大优势,而且去国离乡更容易被人欺侮。那么,何处是理想的避难之处呢?答案有许多可能,笔者不妨猜测一下,其中,有没有一种可能是:他们去了匈奴?或者是去了休屠王部落(如果此时的休屠王果真是摇的后代的话)?
这种猜测的理由是,当闽越大兵围城之际,东瓯王向汉帝求救,却没有得到及时的回应,所以东瓯王有可能对朝廷失望。为了自保,东瓯王需要一个靠山,既然汉朝不能依靠,那么,能够作为靠山的,匈奴应该是最佳选择,当时的匈奴可能比汉朝还要强大呢。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说休屠王是摇公的后代,说休屠王拥有铸造“祭天金人”的铜铁金属和技术、说休屠王部是新加入匈奴的部落、说休屠王一家具备贵族气质等等就都是不足为奇了。而且,从东瓯王建元三年(前138)灭国到休屠归汉元狩二年(前121),其间仅仅十八年时间。当然,这是假设,“闽王摇”真正的去向还是一个迷。不过,我们应该注意到东瓯王部举国迁移的两个细节,其一他们是自愿迁移,不是象后来的闽越国是在汉朝的重兵押送之下的奉旨遣散,所谓天高皇帝远,东瓯王部应该有很大的灵活性和自主性;其二他们既然是主动请迁,按常规来说应该事先已经计划好了理想的目的地。就算是朝廷不一定会如其所愿,他们完全可以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当然,“休屠王是闽君的后代说”,是有很多疑点。不过,我倒是觉得这个说法不像是有意造假。因为,如果是有意造假,作者完全可以在离匈奴更近的地方找一个没有灭国的汉族王侯作为休屠王的祖先,那岂不是更有可信度更能够“忽悠”人吗?
除以上“五说”之外,笔者还在“天涯社区”“煮酒论坛”上发现了一位浙江江山市叫“湖山月”的先生,他在对蒹葭从风 先生的《大汉金日磾》一文的回复上评论说“我家有家谱记载我是金日碲第五十六代裔孙,休屠国本华夏子孙,一世祖是少昊氏.少昊氏被封于西方,因西方是五行金的位置故又称金天氏。少昊氏传七十七代生鉴.鉴生二子即日碲和伦嘉.休屠历耒用金人祭天武帝才赐姓金.这七十七代都是有名字的,休屠国位置在甘肃民勤县境内”
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no05/1/30342.shtml由于没有更多的资料,我不知道该不该将其算作一说。
细思以上五说,我们虽然还是不能准确地证明休屠王部落的什么,但是,就其共性来说,却是能够让我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休屠王部落被怀疑是来源于汉族的一个特殊的匈奴部落、或者说是一个可能在秦汉之间才加入匈奴的汉族部落”的看法,不是一时之说,不是一地之说,不是一家之言。至于它们之间出现的“不共性”,我认为,作为千年往事,历经数十代传承,因口口相传而造成了“大同小异”是完全可以理解的,甚至比“全同”更令人信服。

最后,我想回到本文的题目上来,笔者试图换一个角度看看“休屠王部”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部落,可是,囿于水平浅薄功力不足,看来看去,看去看来,仍然是雾里看花!忽一日突发奇想,于是就斗胆“反说”一番!目的是希望通过抛砖引玉来为休屠王部落的研究打开另一个窗口,让大家方家也来看看西汉初年归汉匈奴休屠王部落的“庐山真面目”。
“反说”到此结束,虔诚就教大方!文中引用各位署名和未署名先生的研究成果,在此鞠躬致谢!2009-8-2金国嬴于英山城中花园

相关文章
·再回大别山 2011-12-06 11:02:43
·忠 诚是最大的资本! 2015-12-09 16:37:52
·金应天新诗选登 2011-11-25 12:48:05
·诗一首——感遇 2013-05-31 23:21:50
·辣评救助河南宗亲一事 2013-05-13 22:38:00
·游诸暨石峡记 2011-11-21 00:13:32
·我姓金,我骄傲 2015-10-07 18:20:18
·奏响晚年生活新乐章 2011-11-21 00:11:16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世界金氏宗亲联合总会
中华金氏宗亲联合会

注册总部:中国香港
总部办公地址:中国·福州 仓山对湖路31号
邮编:350007
电话:0591-87384915
联系人:金松
邮箱:jinsong713@126.com
【世金总会总群】:67061681
【世金总会二群】:34849989
【世金文化宣传群】:53546504
【世金总会三群】60786949
光州(固始)分会:184726642
潮汕金群90095580 清远金群321181366
湖北金会群:227454724 155700225
东北金氏群:256363090
联系秘书处: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最新更新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对世金总会
·写给《金氏世界》和世金总会网站
·归来之路
·一个金家女孩写给会昌金氏宗祠建
·忠 诚是最大的资本!
·出席贵州分会第二次全委扩大会议
·我姓金,我骄傲
·迎世金三大诗文⑨继往开来 续写
·迎世金三大诗文⑧好词佳句喜“吟
·迎世金三大诗文⑦感谢金朝水及其
·迎世金三大诗文⑥大难见真情 全靠
·迎世金三大诗文⑤天下金姓人有共
·迎世金三大诗文④一个可亲可敬的
·迎世金三大诗文③宽宽的爱河
·迎世金三大诗文②莫道桑榆晚 为
·迎世金三大诗文①点点滴滴话七年
·经济和文化
·我看2015金氏文化
·回味
·赠金耀华公子翔宇和刘秀红喜结良
 阅读排行  
·感悟金氏情缘
·安徽桐城金家湾金氏家族的繁衍壮
·山西大槐树移民及金氏迁徙分布简
·《汉书金曰磾列传》译文
·金家网上聊聊天--金 晖
·姓氏堂号
·金氏堂号摘录
·金字情系你我他
·我终于成为文学中年(原创金晖)
·对西汉元狩二年归汉匈奴休屠王部
·诗情画意金家铺
·安徽桐城金家湾金氏家族的迁徙路
·刘邦祖父刘清缘何又姓“金”
·再回大别山
·彭城郡、京兆郡简要历史
·亲情充满金氏世界
·谈古论“金”
·奏响晚年生活新乐章
·传承清明节,缅怀金氏先烈
·家谱是什么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免责声明 | 入会说明 | 投稿说明 | 领导组织 | 联系我们 | 管理员入口                                                      闽ICP备13018644号
Copyright © 2019 hxtgjs.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金氏网络
Powered By jinshinet v1.1.0 © 2019 jinshinet.cn Inc.                                                                                      程序开发:金 云 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