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金氏追宗 ]: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金家记忆 >> 阅读文章

永恒的亲情

来源:世界金氏宗亲联合总会 作者:金德宽 发布时间:2012-08-19 查看次数:3173

 

永恒的亲情

河南信阳 金德宽


  信阳龙井乡和彭湾乡相隔三十里,本县唯有这两个乡金氏居住集中,分别各有好几个金塆。由于龙井在东边,彭塆在西边,人们习惯称东金塆和西金塆;又由于相距较远,道路崎岖,各有亲枝近叶在侧,因而这两地金氏不相往来,碰面不识,只是互相听说而已,甚至两地金塆坐落位置,彼此都不知道。然而,这不相往来的两地金家人,从古到今却发生过许多意义深长情同手足的故事。
    民国时期,龙井金塆(东金塆)与当地也是大户的雷氏发生矛盾,互不相让,并约定兵戎相见,一决雌雄。时值国乱,有天无法,邻里吵嘴打架,靠户族,比人头,比拳头,比世面,比银子,强者为胜,弱者受辱。这两家若动起干戈,不下千人,发兵不由将,谁稍不慎,非玩命不可。东金塆为确保胜利,万无一失,多方调兵遣将。号召族人:有亲戚的搬亲戚,有朋友的请朋友。可亲戚朋友一听说:这是你金家人的事,雷氏也没惹我们,再说,我们得罪不起雷家,又与雷家有些许瓜葛,早不见面晚见面,万不能做失情面伤性命之事。言之凿凿,作壁上观。
    在这户族争强胜,争人气,争颜面的关键时刻,东金塆族长想到西金塆金家人,若他们几个金塆肯前来助阵,咱金家在这场地方势力之争中保获全胜。但与西金塆没有丝毫联系,既不同字派,又不同祖坟,人家能来吗?再说这非同小可,弄不好真有人命之虞。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踌躇再三,不管可否,写一封信去求救一下吧。也许是祖先点化,谁知,西金塆族长展信一阅,不假思索,义无反顾,号召少壮族人整装待发,帮助东金塆族人惩罚敌手,树我金家威风,长我金家志气。第二天,西金塆几十号族人,扛着枪带着棒,全副武装,浩浩荡荡,喝号连天来到东金塆参战。东金塆闻听援军已到,喜出望外,锣鼓喧天,鞭炮齐鸣,迎接西金塆族人。
    雷氏一见几十里的金氏都前来参战,吓得傻了眼。不敢轻举妄动,退缩了,妥协了,连忙托人出面调解,愿赔礼道歉,永结秦晋之好。龙井金家人自然以和为贵,以邻为重,与邻为善,结果,两家握手言和重归于好了。于是,东金塆杀猪宰羊慰劳西金塆同胞,唱大戏庆贺不战而胜的胜利。其间,雷氏族长携礼也来了,三地联欢,皆大欢喜,好不热闹。不打不交,一场即将暴发的群殴却化干戈为玉帛。欢聚几天,东金塆族人才依依不舍送别西金塆同胞班师回俯。
    两家金氏互不相识,唯同姓一个“金”字,竟能舍生忘死相助于危难之中,真是“亲戚三代,户族万年。”一个家族,宗族观念强,国难当头,民族大义至上;家难当头,家族大义为先,谁有不测,挺身而出,共保同胞安全,才能立于各族不败之林。这事虽已近百年了,可至今仍在两地金家人中流传。
    光阴荏苒,时过境迁,国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解放了,改朝换代了。两种社会两重天,两地金氏族长或世面人物镇压的镇压,专政的专政。人人都是人民公社社员,一切都得服从领导,批判封建思想,打倒宗族势力。两地金氏再度断绝联系。十年过去了,二十年过去了,三十年也过去了,大江后浪推前浪,世间新人换旧人。老人相继去世,小的逐渐长大,由新生代主宰事务,都在生产队埋头苦干,都在“斗私批修,农业学大寨”,历史又回到原点,东、西金家人互相又不认识了。
    大集体时期,人人身破衣烂,家家穷困不堪。一天,东金塆全体社员几十人挑着稻草往彭塆乡砖瓦窑厂去卖。从龙井到彭塆几十里崎岖丘陵路,挑着稻草甚是难走。翻山越岭,穿林度水,好不容易赶到一个宽敞之地,大伙要求歇息一会儿。恰好这地方有几大垛稻草,有人觉得自己挑得轻,到时过秤不够数,就往人家稻草垛下打要子。人怕引诱,他看他打,他也打,草垛一下子围了一圈人。一人两人打要子不碍事,这么多人围着打太不正常,这不明欺人吗?那队里在田野劳动的社员看见了,赶紧跑过来,一看说:“你们是卖稻草的,还用我们的稻草打要子,是找事儿,欺人太甚。来人呐!把他们的稻草扣下来。”哗啦一下子来了一大群社员,把这东金塆卖稻草的围住了。偷鸡不着蚀把米,原想占点便宜,这下可好,老本也要拐去。双方动起唇舌,言语相向,一方说是偷稻草的,一方说打个要子算啥,不叫打不打;一方要扣不让走,一方不承认偷,坚决要走,僵持不下,捋袖子,紧腰带。东金塆急于卖稻草好回去用这钱买红薯母子,这要扣下,冬春社员生活就是问题。人怕背理,又在人家的一亩三分地,狼狈极了。
    言语中不知谁说句:“这可能离西金塆不远,去找个姓金的来打个招呼,僵持着如何是好。”对方一听说要找姓金的,赶紧问“你们是哪里?”“龙井金塆的。”“啊!啊!你们是龙井姓金的?……真的呀?看这搞得什么玩艺儿,大水淹到龙王庙,一家人不认一家人,我们就是彭塆姓金的,这就是大金塆生产队。”“嗨!太巧了,太巧了,对不起,丢人,丢人啊!”一霎时,都互相握起手来,都慌忙赔礼道歉,都承认是自己的不是。又后悔,又无趣,又好笑。西金塆人坚决要求将要子带走,东金塆人打死也不要;西金塆要求一定在这吃午饭,东金塆人千恩万谢挑上稻草上路了。转回时,羞得绕道而行。
    在下是东金塆人,这事是我亲身经历,那时虽年青,但大有感激涕零之情。
    岁月又过一个轮回,人间又换一个世道。改革开放以后,农民从生产队大集体的禁锢中解脱出来。自由了,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农闲时东集到西集,四处搞买卖做生意,忙着脱贫致富。
    东金塆的金和平有一次去彭湾街买牛,他到牛行一看,上的牛不少,可买牛人也不少。他东瞅瞅,西看看,挑这头,问那头,不是长相不好,就是价钱不合意。好的力牛价太贵,老牛小牛又干不了家里田地。看了半天,终于有一头他相中了,可有人已经先号住了,他一去和卖主谈价,先问的那个人就来了,“你卖不卖?一千二百块已是上天了。”“不行,少一千五不卖。”“给你一千三,这没说的吧?”“不卖,不卖。”卖牛人不住的摆手。金和平在旁一看,心想,这牛一千五也能要,但人家正谈价,他不能插话,这是行规,若乱插嘴,会引是非的,弄不好挨嘴巴。他在这外集上,人生地疏,举目无亲,干着急。“最后再说一句,一千三百五,不卖我就走了。”那先号的人看来只出这个价了,可卖牛的还是一口咬定一千五,一个子儿不少。那人不买了,金和平趁势站出来对卖牛的小声说“一千五就一千五,我要了,你把牛牵出街,我不想出行费,在街东边付钱。”卖牛的认为卖到了满意价钱,给人家省点行费也是情理之中。他把牛牵走了,金和平远远地跟着。离开牛行,离开街市,他们赶到一起了。一个家庭买牛和卖牛是一件大事,非得寻根问底不可,特别是卖方,你一定得说清姓名、住址,如果牛有什么毛病,得承担诺言,承担责任。他们一通姓名住址,原来卖牛的是彭塆姓金的,叫金珠刚。啊!他俩互相望着,顿时有异样的感觉,亲情感笼住了双方的心头,如同失散多年的亲兄弟突然见面,激动不已,握住的手久久不舍松开。
    走吧,到我家再说。彭塆金塆在街东边,他们正好同途而归。金和平要将牛钱付清,可金珠刚不要,非要请到家吃饭。盛情难却,路途也遥远,金和平也真去了。
    刚刚改革开放,农民才仅仅脱贫,还远没致富,已到晌午,谁家里也弄不出像样的酒菜来。主人要返回集上买菜,客人说死也不让去,再说已经罢集了。主人一眼发现一只鸡正在窝里下蛋,一把按住,蛋也不让下了,顺势抓到厨房,拾掇拾掇招待客人了。那时在农村,下蛋的老母鸡可是家庭的经济来源,农民说是摇钱树,就是说媒的、相亲的来,也难舍得杀啊!
    吃罢饭该付牛钱了。买牛的金和平数出一千五元递给卖牛的金珠刚,金珠刚一数,甩出二百元,只要一千三。“这不行,又管饭又少要钱,良心何忍。”将钱往缸角一撂,转身外去拉牛。人跑得快,可牛怎能知道人的意思?走不了啊!双方你推我搡,来来回回。一个说这是自己养的牛,没什么本钱,一个说这牛是我亲口出这钱;这个说不卖了不卖了!那个说我不买了,不买了!赌气的话都饱含着无限的深深的同胞之情。打了几十个回合,最终,卖牛的金珠刚硬是少要二百元钱啊!
    姓金真好啊!无论什么时代,什么场景,无论在火车上、飞机上、还是天涯海角,只要一说是姓金,顿时,亲情的暖流从心底涌出,一见如故,更甚交往多年的朋友。这是其他姓氏可望而不可及的。
    祖先啊,您好伟大,您是金家万世景仰的圣人,您的遗德永垂不朽,您留给子孙万代的亲情永恒不变,万古流传。


 

相关文章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世界金氏宗亲联合总会
中华金氏宗亲联合会

注册总部:中国香港
总部办公地址:中国·福州 仓山对湖路31号
邮编:350007
电话:0591-87384915
联系人:金松
邮箱:jinsong713@126.com
【世金总会总群】:67061681
【世金总会二群】:34849989
【世金文化宣传群】:53546504
【世金总会三群】60786949
光州(固始)分会:184726642
潮汕金群90095580 清远金群321181366
湖北金会群:227454724 155700225
东北金氏群:256363090
联系秘书处: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最新更新  
·抗战民族英雄金振中——金振中采
·金能云智擒日本鬼子
·回忆我们的父亲金宗文医师
·怀念平凡而伟大的父亲
·永新东山金家的“穆王井”与“穆
·金氏与建文帝
·全椒金氏与吴氏家族的联姻关系
·金兰升与帝师
·金国治在广东
·金氏与建文帝
·清明雨中忆先祖 金人笔底寄哀思
·永恒的亲情
·名门望族之高第街金家
·伯父叔父皆称父,子亲侄亲直系亲
·鄱阳鸣山“4•27”水难
·韩国金氏有个安岳始祖母?
·中韩共抗日寇情同天长—韩国国父
·金天民和《潮歌》
·父母劝我改志愿
·金墨堂棋逢成亲王
 阅读排行  
·金氏与建文帝
·抗战民族英雄金振中——金振中采
·中韩共抗日寇情同天长—韩国国父
·鄱阳鸣山“4•27”水难
·韩国金氏有个安岳始祖母?
·彭不薄金
·名门望族之高第街金家
·一个传奇的大家庭
·伯父叔父皆称父,子亲侄亲直系亲
·永恒的亲情
·金天民和《潮歌》
·霍山县农家发现金光悌所赠寿匾
·金墨堂棋逢成亲王
·清明雨中忆先祖 金人笔底寄哀思
·父母劝我改志愿
·全椒金氏与吴氏家族的联姻关系
·山东省成武县九女镇的传说
·金子久治盗(传说)
·金国治在广东
·金氏与建文帝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免责声明 | 入会说明 | 投稿说明 | 领导组织 | 联系我们 | 管理员入口                                                      闽ICP备13018644号
Copyright © 2019 hxtgjs.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金氏网络
Powered By jinshinet v1.1.0 © 2019 jinshinet.cn Inc.                                                                                      程序开发:金 云 杰